权威征集机构认证
中国征集电话: 400-880-0909
国际佳士得

45岁以下当代艺术家TOP10:海外画廊进场,年轻人正卷土重来

以“70、80后”为主体的“年轻艺术家”板块在二级市场被频繁提起,大约是从2013年开始的。在某种意义上,这是对二级市场上较为年轻艺术家的划分,尽管其中的艺术家成长背景、创作风格各有不同。如果说一定要找出什么共同点,大概是这两代艺术家的一、二级市场几乎是同步发展的,并且现在仍在进行中。

2019年春季,前两年在二级市场几近“销声匿迹”的年轻艺术家们重回苏富比及佳士得等拍卖巨头的夜场名单,并以一个又一个的天价纪录,宣告着他们的强势回归。不过与刚刚崛起时不同的是,经过这些年的大浪淘沙,如今被市场重新选择的“年轻”艺术家们早已褪去野蛮生长的青涩,他们的创作方法更加成熟,大多数人背后已有国际画廊的支持,而他们的野心也不再局限于国内甚至亚洲,而是转向了更大的国际化舞台。

4SWHBj6DQEbkvvhb0LG5iEVkVZvOL7knEKPf2xPV.jpg

▲2019年春拍45岁以下中国当代艺术家拍卖成交TOP10榜单(时间截止7月15日,标红为刷新个人拍卖纪录)

对此,雅昌艺术网从2019年春季的二级市场出发,以45岁为界限,抽取了年龄适合的油雕艺术家。令人意外的是,以前常年霸占榜单榜首的贾蔼力,被最近势头飞升的郝量挤下头名;秦琦、梁远苇新晋入榜;还有着力填平价格落差的王光乐、仇晓飞、陈飞等板块核心名单。再一次卷土重来的他们,能在不久的将来接过前辈衣钵,成为市场的中流砥柱吗?

郝量

势头飞升的“80后”新贵


phGRxihtbaMc9RPArKEp1tPk6hZC3ujsxHNlW3nD.png

作为“80后”新水墨艺术家群体中的代表人物,郝量在中国地区的一、二级市场中保持着极高的活跃度以及良好的成绩。在中国当代艺术及所谓“新水墨”艺术市场连年疲软的大背景下,郝量的作品仍旧逆势而上,并且取得了越来越高的价格纪录。在去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,他2011年作品《壳》以1452万港元成交,成为第一位跻身千万元的“80后”艺术家,而在本季的苏富比春拍中,其同年作品《林间记》又拍出1517.5万港元,不仅再度刷新其个人纪录,甚至直逼徐累《霓石》2014年所创造的1840万元的“新水墨”板块成交价纪录。

pMbIkqcYi5QbJGmlAmJmwDqqEScxqL7nIjEhj2OY.jpg

郝量《林间记》重彩绢本 234×140cm 2011年作

香港苏富比成交:1517.5万港元

近年,郝量的作品愈发频繁地出现在海外的重要展览及艺术机构中——仅于2017年就先后出现在威尼斯双年展、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及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,2018年又在纽约高古轩举办了个展“肖像与奇观”,揭示了国际大牌画廊对其在西方市场潜力的肯定

2b98LGljHs5oqvC05pkPXdGB7zg6BICGftGgWZEY.png

郝量《隔河一界 (八幅一组)》水墨及水彩绢布 149×124.2cm 2008年作

香港苏富比成交:375万港元

郝量之所以在众多新水墨艺术家中脱颖而出,得到西方学术及市场两端的青睐,关键原因在其植根于传统的当代性,除了能呼应中国传统美学,也能与西方话语体系兼容,真正体现出东西方的联系,此外还有中国文化自信的外化,以及市场力量的辅助。

贾蔼力

持续攀爬价格“天梯”


n3UfhjrTTVSuxUfQLRBkhToGZpMfOCWyWhNCsdZx.png

在二级市场“销声匿迹”两年之后,贾蔼力于2019春季以他标志性高价和新纪录宣告回归:在5月的佳士得香港“离心力”专场里,其2007年个展的同名代表作《疯景》以1812.5万港元成交,大幅提升了其在2015年创下的拍卖纪录,也成为70后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最高拍卖纪录。

xIzyfXmUMAnWBGMLM80Fb9BuylE76sJQCxnoZfMW.jpg

贾蔼力《疯景》油彩画布 267×200cm 2007年作

佳士得香港成交:1812.5万港元

两个纪录之间时间,是贾蔼力市场盛极而衰,再归于稳定的调整过程。期间,贾蔼力于2017年加入高古轩,油画作品几乎绝迹于拍场,直到今年3月在纽约举办了首次个展“燃烧”后,一级市场的不错反馈,令二级市场才重新活跃起来。

Uz7htqX9N77flKuevLf5s1E0i2RIIih2nG3seECP.jpg

贾蔼力《白椅子》油画画布 110×333.5cm 2007年3月作

香港苏富比 流拍

不过在今年刷新纪录之前,还有一件贾蔼力2007年的油画《白椅子》在香港苏富比以400-600万港元估价上拍,遭遇流拍。此前因贾蔼力作品数量稀少,令藏家不计代价疯抢的状态,如今已变成好作品才有好价格的正常规律,未来买家对其作品也会变得更加挑剔。

黄宇兴

小火慢熬,不疾不徐


dMy4BWXDQPGNg5QgpUYx7ORZlUSNyaOThlYlwgI1.png


黄宇兴从2006年便开始进入拍卖市场,而他真正受到追捧可以追溯到2015年。当时他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和民生美术馆有两场重要个展相继开幕,“彩色”风格的确立,引起了市场强劲的购藏欲望,再加上佳士得等几家拍行对黄宇兴的推动,使他成为市场新宠。

不过或许是吸取了同辈的经验,黄宇兴的二级市场路线并非是快速冲高价,而是更趋于一级市场为主导的市场模式,先用小火慢熬的方式逐渐渗透主要藏家群体,然后通过释出重要作品,在二级市场逐步推高价格。

cgcrQDVDZE4GahmyhjHd69Tb7HLeQbccWFRar9k2.jpg

黄宇兴《沉浮》压克力 画布 208×516cm 2015-2016年作

佳士得香港成交:225万港元

9T1Hd8VdXj6iGvV7MPNt4gCWzRCxNJYNLnOIuKJE.jpg

黄宇兴《宝藏》亚克力画布 170x275cm 2015年作

香港苏富比成交:162.5万港元

本季黄宇兴共有11件作品在两岸三地9家拍卖行上拍,成交率81%,上拍量及辐射范围皆为70.80后艺术家最高。而其2015-16年创作的大尺幅作品《沉浮》在佳士得香港的“离心力”专场中拍出225万港元,刷新个人纪录,这也是他自2015年以来,连续第6次刷新个人拍卖纪录。

王光乐

收复失地

BxeQ2agmzsk2n6a4AZrXiNWqySz6qq1nFToW2REC.png


王光乐是2014年前后中国青年艺术家市场崛起的关键人物,享受过2014-16年的市场红利,也在2017-18年大幅回调,量价齐跌。今年,王光乐市场逐步回归到平稳情绪,4件作品上拍,成交和流拍各半。

41yoxsRMWB7imIDZ0b6TNsMB2otq1npqUrfQJm0Y.jpg

王光乐《水磨石 201207》油彩画布 180×150cm 2012年作

香港佳士得成交:372.5万港元

最好的表现出现在佳士得香港的“离心力”专拍中,王光乐创作于2012年的《水磨石201207》以372.5万港元超估价成交。王光乐的“水磨石”系列大多完成于2002年前后,数量稀缺,构成了其市场的顶部。这件10年后重拾旧题的市场生货,表现在同系列属正常水准。另一件成交的色域类型作品《90906》拍出306.8万港元,较2015年的成交价上涨30%。

uJ3i6A1J9dDHyK7iwm1WffvlZgTkmclZVDGpyD9P.jpg

王光乐《90906》油彩画布 280×180.3cm 2009年作

保利香港成交:306万港元

而流拍的《光·影·手》和《午后之十》均是有过成交记录的熟货,本季重新上拍,估价较此前成交价同样涨了30%左右,但由于不是艺术家的典型面貌,稀缺和特殊性都不强,并未获得响应。在市场大行情过去之后,藏家对作品分量以及价格都变得更加挑剔,不同级别作品的价格成长空间也被逐渐拉开。

梁远苇

女性艺术进入快车道

XB6l881BBy8S5JXNGkWusVZwIJ25wAg4QZ8SAbwQ.png


自2015年以来,梁远苇作品每年都会在二级市场刷新一次个人纪录,今年同样不例外:2013年作品《无题2013.17》在佳士得香港的“离心力”专拍中以516.5万港元成交,大大超越了她去前212.5万港元的旧纪录。新贵《无题2013.17》是目前二级市场中尺幅最大的梁远苇作品,比起2017年以200万港元成交的相同题材作品《无题》大两倍以上,因而价格也有相应的增长。

6z4HITXAU0ieZNsrtUDAurOUHJddhrDIMvKPCg5r.jpg

梁远苇《无题 2013.17》油彩画布 250×200cm 2013年作

香港佳士得成交:516.5万港元

2017年之前,梁远苇主要推手是香港苏富比,而在林家如从苏富比转投佳士得之后,其主阵地也随之转移。不过比起舞台、藏家或操作方法的转变,当下全球女性艺术市场的不断升温,或许才是梁远苇价格逐步成长的最强助力。在这股女性浪潮下,已经有克里斯汀·艾珠大火在前,而梁远苇作为可以与之对标的人选,未来或可有更大的作为。

秦琦

迟到的价格补涨

lGkuWjy1f6CsKaDUhpemFy2JcuSBdjgGvusF5r9c.png


虽然从来不是市场聚光灯下的主角,但秦琦绝对算得上近两年70后艺术家里的一匹黑马。从去年秋天开始,秦琦接连在二级市场完成了从70万到150万再到300万的“三级跳”,涨势惊人。本季,秦琦共有7件作品在二级市场上拍,较以往大大增多,并全部成交。其中,2006-2007年作品《漂亮的车头2》在北京保利以322万元远超估价成交,刷新了其个人纪录。该作曾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开馆展“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”展出,是目前拍场上分量最重的秦琦作品。

E15GcWM3G5DSdw5b4DJno3cX1wydWHjziCtoqRSn.jpg

秦琦《漂亮的车头2》布面油画 190×250cm 2006-2007年作

北京保利成交:322万元

与王兴伟、王音、段建宇等艺术家一起被归入“观念绘画”阵营的秦琦,虽然年纪较几位前辈稍轻,但在表现手段上基本功更扎实,也更具有未来的发展空间。在市场层面,秦琦较王兴伟、王音、段建宇都较慢,直到2017年在唐人举办个展后,才在一级市场拥有了更强的助力和关注度。其近两季的价格飞涨,第一得益于代表作的释出,第二观念绘画艺术家最近集体涨价(如王兴伟、段建宇均在本季表现优秀),第三源于操作得当以及对过往价值洼地的补涨。

VFu0AB843t0MEn812Djb3kynKHzyDu38aGwSC5ft.jpg

秦琦《榜样的力量(双联画)》布面油画 165×73cm×2 1999年作

中国嘉德成交:43万元

陈飞

走出调整,填补价格真空

ztnVWxmvxiS2rA4FWtqeDU03y40Gu6iWRpu0VO8V.png


2013年,陈飞成为“80后”中首个进入500万梯队的年轻艺术家。从年龄上看他属于年轻艺术家一代,可无论从一级市场认可还是二级市场表现,陈飞均远远超过大部分同龄艺术家:如巴黎贝浩登、日本发电所美术馆均举办过陈飞的个人展览。虽然最近五年陈飞作品拍卖成交总额不及2013年显赫成绩的一半,但却更趋向稳定,这是市场在经历短暂的高峰期之后,理性回归进行下行调整的信号。

tXcMEY0DhdxmKEKjJXdyXjywKPteiMd7O6g8MXgk.jpg

陈飞《今夜突然下起小雪——致可爱的老汉史崔特 (三联作)》布面丙烯 180×140cm×3 2008年作

中国嘉德成交:218万元

WYrRMcY66lqWICK6YcZ9KFHUrw9ejp7hachhATLa.jpg

陈飞《你自己去看》亚克力画布 直径240cm 2012年作

香港苏富比成交:162.5万港元

2019春季,陈飞有3件作品上拍,最为突出的是中国嘉德日场中上拍的《今夜突然下起小雪——致可爱的老汉史崔特》,以218.5万元成交,这是陈飞在拍场中的第二大作品(总长5.4m),也是他在500万之后的个人第二高价。此外,在苏富比夜场中以162.5万港元成交的2012年作品《你自己去看》,为陈飞第四高价。曾经长期悬置在500万和100万元之间的价格真空地带,近两年正被逐渐填补,且更加坚固。这也充分说明了陈飞在二级市场的表现稳定,是一支“80后的潜力股”。

仇晓飞

精品向左,普品向右

oJsT6ntnItapdOYo6yMazlTeYqIaSFumyXzG33aZ.png


仇晓飞本季的表现喜忧参半。表现最好的是香港苏富比夜场中的《零重力1号》拍出225万港元,超估价3倍。自2013年开始转型抽象创作后,仇晓飞的这批新作广受一级市场关注,并先后在北京和纽约佩斯举办过个展。而《零重力1号》更是首次露面拍场的仇晓飞抽象作品,也是这一系列的标志性作品,借助苏富比夜场火热的买气,以远高于一级市场价格成交。

SEQcLuQAzVMOnr3bbwIZIBImXFImP7VbSLt4JdNI.jpg

仇晓飞《零重力1号》亚克力画布 200x300cm 2015年作

香港苏富比成交:225万港元

而仇晓飞的另外两件作品《既往症》和《塔楼》均在香港遭遇流拍,这两件作品曾在2014和2015于香港相继成交,当时正值青年艺术市场的最高潮,即使普品也难免有所溢价。近期青年艺术家市场有所回暖,持有者以平价或小幅上扬的价格再拍,并未能顺利脱手,这也明显地反映出当下市场资深藏家掐尖,普品流通能力较差的现状。

宋琨

具象绘画的本土新样本

aZzITTr7dLUO6exAYmWR5cBzUFfaEvtVIREvZJKq.png


最后一位上榜的N12成员——宋琨是本季春拍中表现比较活跃的女性艺术家之一。除了在佳士得香港有作品成交之外,一件估价仅为8万-12万元,罕见的早期正面肖像作品《自画像》,在中国嘉德最终以59.8万元的高溢价成交。受此成交带动,北京匡时春拍中的一件宋琨小幅油画《巴别塔》也拍出20.7万元,远超6-8万元的估价。在偏锋新艺术空间负责人王新友看来,宋琨是在全球化语境中,中国具象绘画的本土新样本;而女性艺术家也是近年来的热门话题之一,值得关注。

XYr9dMXRYFoUPD0BvvHw6iSm6qUBg8YStthYsJKH.jpg

宋琨《尊严 ——自画像》布面 油画 65×45.5cm 2002年作

中国嘉德 59.8万元

高瑀

做最坚强的泡沫


bgAolOHtfeXGx2QLz8KjM3J9g1YjbAkOlwhrNeVS.png


高瑀曾经是最早在拍场上突破百万元大关的80后中国艺术家,但这股狂热在2011年之后迅速冷却,此后尽管青年艺术市场在2014年前后整体迎来发展高峰,但高瑀市场一直未能收复失地。这种尴尬的境况一直持续到去年,其2011年作品《最坚强的泡沫,惯看秋月春风》在北京匡时以78.2万元拍出,令人闻到一丝市场回暖的信号。于是,今年市场立马跟进,中国嘉德上拍了高瑀2009年巨幅作品《银河小英雄》,拍出92万元。

ttRPnfXOWIObbM6TT3BZd0tNE6hRe5fRmNZLE9qq.png

高瑀《银河小英雄(三联画)》布面 丙烯 300×200cm×3 2009年作

中国嘉德成交:92万元

虽然是踩着最低估价堪堪成交,但这却是高瑀自2010年以来的最高拍卖成交价,并且距离曾经的百万大关仅一步之遥。该作曾于2014年在香港佳士得以远低于估价的56.25万港元(折合人民币45.2万元)成交,虽然近5年高瑀市场沉寂,但仍升值了一倍,远超通货膨胀速度。可见这并不是一次急不可待的解套,而是在别人恐惧时贪婪,一次堪称成功的投资。那么,随着市场理性回归,高瑀的市场会因此咸鱼翻身吗?

结语:青年艺术家之间的分化正在逐渐形成,各自走上适合自己的道路。他们的未来方向,与他们的前辈一样,需要在一级市场和学术梳理上,找到自己的根基。如果一级市场稳固,二级市场的崛起只是时间问题。而反过来,如果抛开艺术谈价格,过快地拥抱二级市场对年轻人而言是把双刃剑,它能带来名利,也会在快速膨胀式的消费后带来毁灭打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转自  雅昌艺术网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    作者:刘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