权威征集机构认证
中国征集电话: 400-880-0909
国际佳士得

傳奇畫家--彼得·多伊格

微信截图_20190815094340.png

Ben Luke回顧現居於千里達的傳奇畫家彼得·多伊格(Peter Doig)極具影響力的藝術作品,並賞析2017年3月在佳士得戰後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中售出的兩幅作品

  • 1

  • 他穿梭多國之間

彼得‧多伊格1959年生於愛丁堡,仍在襁褓時跟隨家人移居千里達,後來在加拿大長大。他先後於1980年代初末在倫敦兩度求學,中間數年則在蒙特利爾度過。第二度負笈倫敦後,多伊格在當地定居多年,最終在2002年重返千里達。現在,他在這個加勒比小島、倫敦和紐約三地居住,並在杜塞爾多夫授課。他的畫作也反映這種遊走各地的生活方式。他近日表示:「我的思緒永遠穿梭於不同地方之間,而我希望在畫作中塑造出一個它們之間的空間。」

  • 2

  • 他的早期作品曾經默默無聞,現在才重新獲得關注

泰特不列顛美術館於2008年舉行的多伊格回顧展以《坐順風車的人》(1980-90年作)揭開序幕,但他色彩奪目、情感鮮明的早期作品卻被忽略。2014年於倫敦Michael Werner畫廊舉行的展覽中,這批精彩畫作終於亮相,揭示出多伊格邁向藝術巔峰之路。與他作於1990年代的知名風景畫相比,這批早期畫作大部份更富都市氣息,反映大都會對年輕的多伊格帶來的種種啟迪。例如,他繪下自己對1980年代初倫敦夜店的鮮明印象,而紐約的建築對他早期的藝術發展影響尤其深遠。

  • 3

  • 他從平凡題材中創出獨特藝術語言

談及他在切爾西藝術學院修讀的碩士課程時,多伊格表示自己創作了「很平凡的畫作,繪畫很平庸的題材」,但這種「民間」的題材,以及其深刻而激情的繪畫手法,卻開創了一種備受注目的原創藝術語言,藝術家亦因此於1991年贏得白教堂藝術家獎,他為隨後展覽創作的多幅作品,也成為其代表之作。

  • 4

  • 英國藝壇在1990年代掀起新浪潮,但多伊格並未隨波逐流

1988年,達明安‧赫斯特(Damien Hirst)的「Freeze」展覽為倫敦藝術界帶來一番新氣象,當時極簡主義、新幾何派和概念主義充斥藝壇,而多伊格亦於此時開始備受肯定。他漠視當時的風潮,但當其他畫家感到被排擠時,他卻大受歡迎。他在2013年稱:「我很享受在那個時代當畫家,相信我的畫作也反映出這一點。我當然不喜歡追隨潮流。我認為對藝術家而言,隨波逐流和成為某個群體的一份子是重大的錯誤。」

  • 5

  • 其經典時期風景畫作的一大特點便是建築元素

多伊格為1991年白教堂展覽所創作的作品包括山澗間的建築師小屋(1991年作),刻劃建築師埃伯哈德·蔡德勒(Eberhard Zeidler)在多倫多附近玫瑰谷的現代風格住宅。多伊格曾到訪小屋並拍攝照片,但他的畫作並非純粹模仿,而是以充滿活力的色彩回憶造訪當日的經歷和氛圍。佳士得在2013年以765萬英鎊拍出該畫作,並於2016年以1,128萬英鎊再次成交。多伊格的另一批重要作品《混凝土小屋》系列(1991至1996年作)也刻劃樹影之間的建築物,這次則描繪勒·柯比意(Le Corbusier)設計、位於法國北部布里埃森林的「馬賽公寓」。該系列的《小屋精髓(1993-94年作)於2015年在佳士得倫敦以960萬英鎊成交。



  • 6

  • 多伊格擅長繪畫雪景,並認為白雪引人入勝

多伊格在1994年表示:「我經常繪畫雪景,因為白雪引人入勝。」他在該時期所畫的多幅作品均描繪荒涼的冰雪世界(部分靈感來自他在加拿大生活的回憶),以詩意手法遊走於抽象與具象之間,充分展現他將氣氛與主體融合的超凡技巧。多伊格將他拍攝或見過的照片內景象,與洋溢詩意的回憶交織,形成藏在層層顏料背後的畫面。佳士得倫敦於2017年3月在戰後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推出的Cobourg 3 + 1 More(1994年作)便是多伊格其中一幅最令人動容的雪景畫,到底這是暴風雪中加拿大郊區湖畔的人影,還是一段被時間的雜訊干擾、逐漸褪色的回憶?作品最終以12,709,000英鎊的價格成交。

  • 7

  • 他的作品大多揉合記憶和照片或靜態影像

多伊格的靈感泉源十分多變,他的處理手法亦然。其作品《滑雪外套(1994年作)便取材自他在一份多倫多報章上看見的日本滑雪旅館照片,這幅照片令他聯想到一幅「黑白色東方卷軸畫」,但他最終完成的雙聯畫,卻將照片變成鏡像,並呈現在層層迷霧、水滴和斑點之中,展示一個全新的國度。另一幅作品《吸墨》(1993年作)則以他為弟弟拍攝的一幅照片為藍本,他的弟弟站在已結冰的池塘上,二人為了營造更富戲劇性的反光效果,還特意為池塘注滿水。多伊格反複使用照片,但自從移居千里達後,便減少使用攝影圖像。他在2013年指:「我不認為畫作中出現攝影元素有何不妥,我從未這樣想過。但與以往相比,它現在的重要性已經降低。或許有一天我會完全捨棄攝影元素,但在此刻,它仍然重要。」

  • 8

  • 他會定期重畫或重用作品

多伊格曾表示:「我從不把自己視為會創作系列作品的畫家。」然而,他會經常重用舊圖像,最經典的例子是電影《黑色星期五》最後一幕中,一個人影跌出獨木舟外的定鏡。他在多幅作品中都用到這個場景,包括佳士得在2015年以2,592.5萬美元(藝術家拍賣紀錄)成交的淹沒》(1990年作)和《獨木舟湖》(1997-98年作)。他在千里達創作的畫作也有類似的呼應元素,《雄鹿》(2002-05年作)和《都會(雄鹿)》(2004年作)均有同一名頭戴帽子的蓄鬚男人,雙臂摟着樹幹。不過,多伊格在每一幅畫作中均採用截然不同的光影、色調、顏料處理手法和意境。《都會(雄鹿)》曾先後由迪諾斯·查普曼(Dinos Chapman)與蒂凡妮·迪·露西(Tiphanie de Lussy)收藏,在2017年3月7日於佳士得倫敦以485,000英鎊的價格成交。



  • 9

  • 千里達對他的畫作影響深遠

千里達在很長一段時間後才成為多伊格藝術世界的一部分,但隨著時間流逝,他的作品開始出現某種變化。例如佳士得2014年拍出的《鵜鶘》(2004年作)《鵜鶘島》(2006年作),便是多伊格和另一位千里達畫家克里斯·奧菲利(Chris Ofili)划獨木舟環島後創作的作品。他運用顏料的手法亦有所改變,顏料塗得更薄,加入了更多抽象筆觸,也借鑑馬諦斯(Matisse)品中他最欣賞的手法,大膽潤飾畫作。但最大的轉變當數畫作的光線效果和色彩,兩者毫無疑問受到加勒比氣候影響。多伊格曾指千里達「擁有美妙的光線對比和極致的陰影」。

  • 10

  • 多伊格是畫家中的頂尖畫家

現今甚少畫家的影響力能與多伊格媲美,各地藝術家的作品中都能看到其畫風的蹤影,例如肯尼亞藝術家米高·阿米蒂奇(Michael Armitage)和阿根廷畫家瓦爾達·卡瓦諾(Varda Caivano)等。多伊格更在杜塞爾多夫藝術學院執教授課,是一位充滿熱誠和影響力的名師。他在2013年時稱:「在畫室裡與學生的對話是在別處找不到的,我從中獲益良多,特別是自從我在杜塞爾多夫授課後。我的畫作改變了許多,而觀察別人創作和討論作品的過程亦令我收穫頗豐。」